湖北襄阳新闻资讯 生活 撩人春色谁裁出

撩人春色谁裁出

□ 嬴胡川(嘉陵)

推窗,有风吹,一探,微寒,是春风。

春天,始自一缕风吹,进而着上风的颜色。

风的颜色,嫩绿。

不是么?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是诗僧志南的春风,这春风真乃细长,从浩瀚词海的宋代,嫩嫩地吹,绿绿地扬,吹扬成柔滑的柳絮,飞呀飘,直到如今,还在。杨柳,春风,一对孪生。志南特别多个为诗而僧的人,这么多个散淡如诗的人,这一个心里含春的人,这个诗情独盎然的人, 这么多个穿行于古木穿梭于亭台的人,注定是春的使者。蹬小桥,观卧流,睹杏花飘零,看静水流深,胸中渐起微澜。踏立岸边,抚弄一袭杨柳,若捋美髯长须,尔后再长袖善舞,一拂,再抚,春天便在君之脸上,尽显温柔,尽展缠绵。

风的颜色,透明。

透明里的春柳, 必有贺知章在独咏: 不知细叶谁裁出, 二月春风似剪刀。辽阔的春事,一看即透的春事,本平淡,虽无奇,但贺诗人一问一答,喻情于景,引人入胜,更使人,饶有兴致。春风拂柳,柳絮如花,晓雨湿泥,鸟鸣溪动,杨柳细叶,春风似剪,春风裁叶,一剪再剪,一丝一缕,丝联纠结,整个透明春天,让春风无意裁出。

春天撩人,春色无边,春天端出百花拼盘。

冬藏,春捂。冬可藏,春色怎能捂?宅家月余,春色早已破心而入。

已向丹霞生浅晕, 故将清露作芳尘。春天似少女,害着羞,一阵桃红李白后,玉兰花盛,玉兰花是跟随者,随春而来,踏春而至,颊着浅浅红晕,露青春状,翘玉兰花指,滴沾昨夜清露,竹露滴清响,掉落一地芳尘,根底呈花环状。本人不甚喜玉兰,花期短,短得一夜而逝。其白,白得有些做作,不真实,不接地气,其紫,紫得有些黯淡,不阳光,不热烈。作派温文尔雅。我惟独喜其香,香浸,香润,香如闺被,香得有些蚀骨。玉兰花叶不相见,向来视作无情物。催生整个春天,必定要摧毁一场花事。代价太大了些。

春色如花语。春,烂漫,常借花为名,喻花于人,于情。

流水无情,落花有意。赏花要懂花语,花不言,花却有意。此时无声胜有声,花称交际,有道理。季节,色彩,典故,方位,情绪,花均可代言。尽日问花,花无言语,花期如约,花事还未了。

庭树不知人去尽, 春来还发旧时花。无疑,岑参是恋旧的,在他眼中,春树不管不顾,人已去,花却兀自开。事是旧事,花却新花。一首吊古之作,但见繁花如许,他自心中有丘壑,闹中似见萧然之气。 读罢, 让人陡生新季伤情。不喜。花开花落,听其自然。花落人去,花开君来,留恋与离别,花含情绪。欧阳修是感性之人,他一句: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。看哭众多看官。而唐代罗隐:采得百花成蜜后,为谁辛苦为谁甜? 又让无数人发出众多惊呼,很多感叹。花语,好别致。

懂么?不过微醺而已。

春来,春着色,季节便着色。春盛,花为媒,欲语还不休。及至春晚,百花竞放,万紫千红,芳菲放飞如许。每一场春事,都会接踵聚合上演。春天的主角,是百花,是颜色,花的颜色,浓妆艳抹,粉墨登场。杨花榆荚无才思,惟解漫天作雪飞。这是晚春才有的细节,而自己却在春夜,倚了红烛,和慵懒倦怠之态,梦读成百花争妍。

惟有春风最相惜, 殷勤更向手中吹。

春光短暂,春风和熙,春意阑珊,定不必负了这撩人春色。

新闻推选

调整焚烧乱象让清明节更“清明”

本报讯(记者柏雪)又见一年春草绿,梨花风起清明时。清明节是祭奠逝者、追思故人的传统节日,近几年全国规模内都在提倡文明环保…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湖北襄阳新闻资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5vedi3mT

民营加油站为何成为雾霾帮凶

“得胜树”仍然欣欣向荣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